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这个宠妃会读心

151、第一百五十一章 病重

【书名: 这个宠妃会读心 151、第一百五十一章 病重 作者:迷雾黄昏

这个宠妃会读心最新章节 富品中文网欢迎您!本站域名:"富品中文"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78511183.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修罗武神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    李蓉握着一枚香丸, 死死地盯着,保养得白皙细腻的手一直发抖。

    她低着头, 轻声道:“真的, 要把这东西给娘娘吗?”

    范明辉沉默了片刻,淡淡道:“娘娘已经决定了,事情已经筹备到了这般地步,绝无退缩的道理。”

    李蓉眼眶红红的:“娘娘如今都是贵妃了,许皇後那里?#30343;强?#26377;皇後之位罢了, 早已被官家与太后厌弃。假以时日,大皇子做了储君,继?#30343;? 她总会是太后的。又何必急于一?#20445;?#20882;着这样的危险呢?”

    范明辉叹了口气:“夜长梦多。十拿九稳,也还有一分意外。只要许氏还是中宫皇後, 官家总会有几分顾忌。焉知日后许氏不会有复宠的一天?娘娘一日不是皇後, 事情就并?#24378;?#23450;。”

    李蓉眼泪掉了下来,她的女儿,她清楚。瑶娘那孩子,最是倔强?#36824;?#20102;。她决定非要做的事, 别人再怎么劝都是没用的。现在连丈夫都这么说了,那这事就真的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李蓉攥紧的香丸,只觉得手心在发烫似的,哽咽了一声:“要是有个万一……”

    范明?#23472;?#21040;她身旁,揽住她的肩头拍了拍, 安慰道:“已经再三的试验过了,那几人都安然无恙。御医也买通了,不会出事的。瑶娘那孩子,最是谨慎稳妥?#36824;?#20102;,她要是没有把握,不会冒险的。”

    李蓉眼泪滚了下来,为人母亲,怎么这么难。子女没有主见,母亲牵肠挂肚。子女太有主见,又让人心惊胆战。

    十五这日,李蓉?#31449;?#36827;宫,一看殿内只见苞哥儿,没?#34892;?#21733;儿的身影,叹了口气:“大皇子这是移居了吗,往后怕是难以得见一面了。”

    范雪瑶宽慰道:“他年岁见长,再过些时候就要请儒师日讲了,课业不知有多少,到那?#20445;?#26412;位也少见了。如今倒还好的。”

    李蓉听了这话,点头道:“这倒也是,贵妃说的在理。身为圣上长子,纵使年幼也该心向勤学,远逸乐之想。这样今后?#25293;?#25104;材。好比那三郎,小时候我看着也是个聪颖的,哪个见了不夸他伶俐?谁知长大了,书也不读了,整日耽乐嬉?#21361;?#28176;渐的那点子才气也没有了,教他读书的老先生气得辞了西席。他比贵妃还年长三岁,如今成了家,却一事无成。岂不叫人唏嘘?”

    范雪瑶闻言有点儿感慨之外,却并不惊讶。她对三房一向不大关心,因为她知道三?#30475;?#26681;上就歪了。不仅她三叔三婶那对夫妻,他们的儿子女儿,没一个有志气,有骨气的。

    三郎范彦确实有几分聪明劲儿,?#19978;?#19981;?#36855;?#27491;?#26087;希?#25972;天?#36855;?#20102;怎么讨祖?#23500;?#21916;,好哄到更多好处。?#21482;?#26159;糊弄西席,?#39062;?#35838;业。他本性就是好逸恶劳的一个人。

    只是他有几?#20013;?#32874;明,?#36864;?#20570;了那些事儿,总能瞒混过去,所以许多人都以为他是个好孩子,只是?#23472;?#22826;活泼了,不大稳重。

    那时候家里只是小官之家,比底层人好,但是在京都实在排不上号,三房手里又没钱财,没空子给他发挥本事。因此他看着倒还是个好的。可是后来她进了宫,受了宠,范家因?#35828;?#20301;水涨船高,虽是她娘家一个白身小堂兄,也有浮浪子弟趋奉他,他这人本就轻浮好享乐,可不就越来越歪了吗?

    范雪瑶无奈地摇摇头,这样一个人,她实在不想理会,可虽然她对范彦?#30343;?#20040;感情,但架不住别人眼里看到的,却是他们是毕竟与她同宗同族,是嫡亲的堂兄妹。总能牵沾上她。

    所以她一早就?#22687;?#28982;、李偲她们盯着范家的郎君,谁敢在外面借着她的名头乱行事,第一时间李偲就能整死他们。?#36824;?#36825;些却是瞒着李蓉?#22836;?#26126;辉的。毕竟这里的人普遍觉得,骨肉亲人,打断骨头连着筋。亲人之间没有深仇大恨。

    “娘娘还是叫三叔他们拘着三哥好好管教管教罢,这课业上的事儿,一旦搁下来,想再拾起可就难了。总?#24378;?#19981;取功名,也能懂些道理。他都过了及冠之年了,怎么好再在外面由着?#23472;?#29609;闹?”

    “嗳,可不是吗,我记着了,回去会与他们说的。”李蓉答应着,转了笑脸,拉住范雪瑶的手,宽大的袖子遮住了两人的手:“我这次进宫,还有件高兴的事要与你说。”

    范雪瑶?#37027;?#25910;起李蓉递过来的两枚香丸,袖了起来,脸上的表情纹丝?#27426;?#26580;婉温和:“是吗,是什么这样开心的事?”

    李蓉笑道:“你大嫂?#21482;沉耍?#24555;临盆了,肚子鼓起来好大,我看这次又是个郎君。你说陈氏也是,要么不生,要么一口气生三胎,前面的还?#27426;?#22902;呢,这又要生了。也是叫人哭笑不得。”李蓉说着这样家常的话,可脸上的笑容,?#32874;?#24471;?#34892;?#20725;?#30149;?br />
    范雪瑶见状,不用听,都知道她心里很?#21693;堋?#24819;到为了她的贪心,李蓉不知道忍下了多少担?#29301;?#19968;面笑道:“多生几个孙儿,娘也高兴。”一面握住她的手。

    李蓉的手冰凉的,还在颤抖。范雪瑶握紧了一点,李蓉猛地回握了回去。对上女儿充满了抚慰和关心,却没有一丝的退缩的眼神,心里又是酸苦,又是无奈地轻叹。哎,儿女都是债啊。

    范雪瑶和她说了会话,笑着道:?#23433;?#21917;多了,娘在这里坐一会儿,女儿去更个衣。”

    在旁的女官见她离开,没有怀疑,姿?#21697;?#36731;松了一些。

    范雪瑶走进西次间,绕进屏风内,画屏在屏风外打发新来的宫女福珠和香儿她们去准备?#20154;?#39321;皂等物,范雪瑶?#26377;?#20013;取出香丸,两枚一样大,她想了想,手上微微用力,一个只是捏下去?#30343;?#20040;?#20174;Γ?#21478;一个却被捏扁了一点。

    她把扁了的那个用簪子戳开,香料壳子丢进杩子内,摊开薄纱。快速读完纱上的字迹。顺手将薄纱拿到香炉里烧了。

    走进寝室,低声吩咐画屏磨墨,拿出一张空白的薄纱,她飞快地写下了一些字,来不?#30333;?#25104;香丸了,只好取出一枝金簪,金簪是特制的,簪头和簪脚是两截的,用力旋转两圈可以抽开来,有一节簪脚?#24378;?#24515;的。

    将薄纱叠好塞进簪?#25293;冢?#37325;新恢复原样,范雪瑶将金簪交给画屏,叫她拿了簪子,再拿一对石榴样式的金镶珊瑚翡翠花翠,取两个五十两重的,花开富贵的银铤子,装在匣?#27704;錚?#35201;赏赐给她娘家大嫂陈氏。

    佯装解了溲,范雪瑶换了条裙子,重新出来见李蓉。用时?#36824;?#39035;臾,女官并没有起疑。

    回去的路上,李蓉眼睛红红的,月月见状,以为她是舍不得宫里的娘娘,还笑嘻嘻地道:“大家红眼睛做什么,要不了几天不是又能进宫了吗?”

    李蓉勉强挤出笑来:“你还没成亲,哪里知道为人父母的心情?离了孩子,别说久了,就是几天,都是熬心熬肺。”

    月月撅着嘴道:“大家你可真疼娘娘……像我娘,我数月也回不去家里一?#21361;?#38590;得回去一?#21361;?#22905;也?#36745;?#36825;样想念我。嘴里念叨的都是弟弟。”

    月月絮絮叨叨地数落着偏心的爹娘,殊不知李蓉正在为自己交给女儿的东西而心内煎熬。

    回家后,李蓉把簪子留下了,用一根自己的,还没在外面戴过的金簪替了,让丫鬟给陈氏送去,自己则拿着范雪瑶赐的那根拆开来,取出密信。

    **

    听说许皇後忽然声称思念幼年时奶过她,抚养过她的乳娘,范雪瑶知道,?#34987;?#21040;了。

    于是她把那枚剩下的香丸取出,刮了一点儿粉末下来,兑了水每日喝上少许。

    天气渐渐热起来,蚊虫便多了,做起害来。苞哥儿常在院里玩耍,叫蚊子咬的脸上,头上都是包,看着就叫人心疼。

    于是就叫了宫人这日来披香殿通沟渠,十几个小太监过来,把沟渠上的石板抬开,把?#36947;?#31215;的淤泥挖开,露出新土来。

    这事儿又脏又臭,淤泥落在地板上邋遢污秽,要是污了衣裳和鞋就不好,范雪瑶出来转了一圈,见是这个模样,便躲进后殿去了。

    太监们撩着袖子,身前围着布挡污,只是手上难免会沾到些脏污,使了大力就会出汗,一个相?#36130;?#20961;的小太监忽然和伙伴说了些什么,放下?#20301;?#21644;铁锹,走了过来,把沾着臭污泥的手背在身后,微微低着头问画屏:“不知这位姑姑,可否打些水来?#32874;?#25163;?再多问一件事,哪里能解个溲?小的喝多了水……”

    画屏见他满头大汗的样子,便到井亭处提了些?#39038;?#19997;的井水上来,叫他洗了手,又叫了个小宫女带他到后面下所去,把她们用的杩子匀一个给他解了急。

    这小太监并着腿,一脸的急色,?#36335;?#38543;时要解出来一样。

    小宫女见状,既嫌脏又害臊,只把杩子?#36855;?#22681;角给他自己用,人急忙躲走了。

    小太监解了溲,?#38393;?#24352;望了一番,见附近没人,飞快地?#26377;?#20013;掏出个小铲子,在墙角挖了起来,挖了有?#35762;?#28145;,便掏出一个?#21450;?#25918;进洞里,再将土埋了起来。埋好土,小太监把杩?#27704;?#30340;污水往地上泼了一些,掩住那新挖的痕迹。

    小宫女在角门里面等了一会,不见动静,大声问道:“你好了没有?”

    小太监匆?#21307;?#38130;?#26377;?#20102;起来,隔门回道:“好了。”

    小宫女这才开了角门过来,她正要收拾,看见地上湿了一片,还散发着一股臊气,恶心地皱起眉头来。

    “真是对不住啊这位姑姑,我这太急了,不小心就撒出来了一些。”小太监窘迫地致?#31119;?#23567;宫女低声埋怨了两句就罢了。

    小太监回到前院,跟着众人一起通阴?#25285;?#24537;活了半日才走。

    等她走后,范雪瑶叫画屏去后面下所旁的墙角瞧瞧,要是看到有异样的地方,就把土刨开来,把里面的东西?#20302;的?#26469;给她。

    画屏听了吩咐出去了,在墙角转了一圈,果然找到一片湿土,只是臊气难闻,她捂着鼻子,把那土刨开来,见里面有个红?#21450;?#20415;取了出来,回来交给范雪瑶。

    范雪瑶看了?#21450;?#37324;的东西,和她意料中的是一样的,便叫画屏把?#21450;?#25918;回原处,原样埋起来。画屏照吩咐办好。

    中宫那里,许皇後在宝座上焦急地等着,过了许久,才看到女官进来,迫不及待地打发走侍女,就问道:“事情办的怎么样?”

    女官回道:“那小太监已经按照吩咐,把东西埋在披香殿里了。”

    许皇後松了口气,露出一丝快意的神情。

    **

    贵妃突然病了,侍女报了上去,请御医来诊视,御医刚至,楚楠便闻讯赶?#27515;礎?#33539;雪瑶很少生病,所以她突然不好,请御医,他就急着过来了。

    “官家。”

    范雪瑶歪在大引枕上,身上披着莲红衫子。柔顺细密的长发披在细软的衣服上,令看见的人觉得很优美。因为患病,?#25104;?#33485;白,娇艳的嘴唇也失去?#19976;?#35265;他进来,提起精神唤了一声,有气无力的样子。?#27426;?#21478;有一种无可比拟的娇艳之相。

    楚楠看见她这状态,既心疼又感到怜爱,他把手伸过去,摸摸她的头发,询问御医她的病情。

    御医仔细把过脉,问过侍女种种征兆,迟疑道:“看脉象,贵妃不似?#24524;?#20160;么病症的样子,不知道为何,无故虚弱,脉象轻浮无力,?#36335;?#26159;弱症,先天不足之征兆,后天失调,积弱成?#30149;?#21482;是从前为贵妃诊脉,并未发现有先天不足之病……”

    楚楠听了御医的话,眉头深锁,不满地望着御医:“贵妃入宫已是第七个年头,?#27704;?#35786;视的脉案都是健康无宿疾,怎么会如今才?#24524;?#20160;么弱症?”

    御医?#25487;掏?#21520;地答不出,最后只写出了一封补血益气的养身药方。

    起初范雪瑶只是有点儿虚弱无力,可补身的药吃了几天,病却不见好,反而愈发病重起来。这下楚楠可不像一开始那样好说话了,质问御医要如何医治。

    御医跪在地上,头低低的险些埋进土里,说自己医术?#36824;唬?#24691;请楚楠多传几位御医来一同把脉诊视。

    楚楠忍?#25490;?#26021;他无能的想法,点头应允了,着李怀仁去传诸位御医来。

    贵妃生病一事,很快就传开来了,宫女们窃窃私语:“病得很莫名呢,太医局的御医都去了,可就是没人看出来是什么病。莫名其妙地就这么虚弱下去,时常呕吐,痛苦不?#21834;?#21548;说现在只能喝一点汤水,粒米都进不下。”

    “这病状好不吉利……别是叫什么鬼怪所迷吧。”

    “这倒也不稀奇。她霸占了官家所有的宠爱,宫里这些妃嫔,哪个?#27426;?#24524;恼恨她。就是宫外,也?#34892;?#22810;人恨着她呢。”

    一个小宫女抿着唇,面露同情道:“嗳,贵妃这样深蒙恩宠,养的大皇子?#30452;?#21463;官家重视珍爱。这往后的富贵荣华真是唾手可得,要是现在有什么不测,实在是太?#19978;?#20102;。”

    ?#21834;?#36825;些都与我们无关,最要紧的是,官家如此深爱贵妃,她如今病重,这样不好。必定伤心悲恸,心情烦闷。这种时候我们做宫人的一定要谨慎仔细,不可出差错。免?#36855;?#21040;牵连。”

    “你说?#26522;浴!?br />
    ……

    作者有话要说:  开?#24524;?#35838;了,这么大岁数了又要重新读书,背英语单?#21097;?#22909;痛苦。以?#25226;?#30340;我早丢干净了qaq

    **

    谢谢松烟入墨和嚴嚴嚴嚴嚴大人的地雷,好舍不得你们呀...

    松烟入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0-18 07:39:35

    嚴嚴嚴嚴嚴大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0-18 12:59:22 富品中文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这个宠妃会读心相邻的书:星辰变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21495;?/a>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
河北20选5开奖直播